• #
  • #
  • #
  • #
  • #
  • #
本站公告

杭州,沿着名人的足迹去吃

来源: 作者:本站 当前位置 :主页>美食推荐>

胡雪岩与药膳馆
  
  “东风一阵黄昏雨,又到繁华梦觉时。”
  
  从1874年胡庆余堂落成,到1885年胡雪岩破产撒手西归,不过短短十年,胡大官人双手空空而来,空空而去,到如今已瞬息百年,是若干传说,旧地的实物,维系着胡大官人一生的传奇,其中,少不了胡庆余堂药膳的一缕清香。
  
  什么是绚烂一时?什么是细水长流?惟病病歪歪者才会想到药膳馆么?到庆余药膳馆 吃一点,喝一点,可谓善待自己的妙方。不必艳羡胡雪岩锦衣玉食,金碗银箸,人么,七尺微躯,只要进药膳馆,要上一盘金箔干菜扣肉,便能消馋解饥,畅快一时。细看那乌黑油亮干菜上闪亮金箔,碎金点点,恍惚叫人想起胡庆余堂那块名为“药局”的黑底金匾。这金箔具有镇惊通窍之功效,大可放心吃下。金玉满堂,喻示繁华,而金子亦能救病人于水火。相传,胡庆余堂金锅银铲,当年打制时花费了黄金四两、白银四斤。这是为制作名贵“局方紫金丹”,由胡雪岩亲自下令,不惜血本,召杭城身价最高的金银匠特意打制的。仁者的春心,到今日又化为药膳馆点点金箔,覆于乌黑干菜之上,犹如春深余晖,闪闪发光。另有一道蓬松土豆丝,入油锅炸得酥松金黄,丝丝缕缕,互相缠绕,细闻之下,却有股子参味。嚼一嚼,原来是西洋参的幽香,凉丝丝,香嘟嘟,怪好闻的。药膳药膳,真有谁会到药膳馆里来寻求治病良方吗?他们只是来这里领会“药食同源”的真谛,认清“药补不如食补”的道理。
  
  鲁迅与楼外楼
  
  鲁迅先生似乎向来对杭州有点微词,原因确乎较多。1928年的7月份,鲁迅偕夫人许广平,却高高兴兴地坐着火车,来到了杭州。
  
  这次游玩,因为有友人安排,路线是考究的:先生到杭州的第二天中午,即到楼外楼用饭,饭毕,到西泠印社“四照阁”喝茶。吃过“楼外楼”,又上“四照阁”,西湖的魂灵已经抓住了一半。孤山,正是西湖的脉,湖上的精华,不但因为她是清康熙帝的行宫,更因为那里清幽宜人,玲珑剔透,尘嚣不到。在杭州流连一昼夜,只消逛遍孤山,便算是画龙点睛。
  
  1928年的楼外楼,是一座三层楼带屋顶的洋房,位置大致在今“六一泉”之旁,俞曲园的俞楼与西泠印社之间。“楼外楼”的现址,则是1958年搬迁的。1928年先生点菜时,点了一道虾子鞭笋。虾子,即虾的卵,干制以后橙黄色。鞭笋清淡,与虾子同烧,味鲜美。“楼外楼”现已不供应此菜,据服务小姐讲,不供此菜的历史,已有十年以上,鞭笋已变成火腿、雪菜二味,而虾子呢,菜单上有是有的,不过已用来炖婆参了。
  
  还有一只西湖醋鱼,鲁迅亦点了。醋鱼量大,现在胃口细弱的客人,改点一客宋嫂鱼羹,也是合适的。一客卖十三元五角,烧得入味,吃不完的菜,小姐代为打包,盛菜的纸盒上,封一只红色标签,作为吃名馆子的记号。